Malizi

点开看看

这里是Tako
也可以叫我浊泽
Tako是画画用的,浊泽是写文用的
最近挺忙都是让别人帮我管号的嘿嘿

【伪短篇】王耀先生的学堂

【伪all耀】aph【伪历史】【同人短篇】王耀先生的学堂

无cp(应该的)略微ooc吧?(不要在意


王耀是个老师,同样也是个强大的老师,他拥有丰富的经验和珍贵的知识,令无数学子都想进入他的课堂,去领悟一下这位拥有无数文化,知识的精华的人传授的东西。
然而,王耀先生的课堂只为少许邻居开放,除非有愿意马不停蹄,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外地人,否则,王耀只会愿意待在他那竹屋里,不肯出去半步。

“先生好。”刚走到竹屋门口,王耀就听到了一个稚嫩的童音,他转过身来,一脸微笑地揉了揉本田菊的头发,嘴边带着长者慈祥的笑意迟迟不散。
“早啊,小菊,赶紧进竹屋吧。要开始点名了阿鲁。”
“好的先生。”本田菊眼里闪过一丝说不清的情绪,但很快便压下来,安静乖巧地走进竹屋。
“先生好!”
“先生好思密达!”
“兄长....啊不对先生好!”
“先生好!”
“......”
一进竹屋,已经到了的学子们立马恭敬乖巧地向王耀问好。这是王耀先生定的规矩,好像是遵守先生自己家的习惯(家规),除了几个早已习惯家规的王耀的亲弟妹们,其他邻居还是一开始有些不习惯的,但后来也都慢慢习惯了。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真的有表面上那么乖巧,从这群小子刚问完好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窃窃私语可以看出这其中乖巧的猫腻。
“拜托任勇洙,什么叫'先生好思密达'?先生说了,可以说一个人'好可爱','好'后面是加形容词的,可是思密达不是形容词!”小/北/朝一脸严肃地向任勇洙说道,手还不忘伸进泡菜坛子里抓一手泡菜拿出来。
“喂.....那是我的泡菜坛思密达!”任勇洙十分委屈地把泡菜坛抢回怀里抱紧,说话的同时还恶狠狠地盯着那只又想来拿泡菜的手,愣是一副小狗护骨头的模样,“我的'思密达'只是一个口头禅而已思密达,先生说了,口头禅很正常!还立了规矩不准歧视口头禅的思密达!”
“可你那个是语法错误,我又没歧视口头禅!”而且先生立那个规矩真的不是因为自己也有口头禅吗……(汗)
“喂喂,别吵了,先生正看着你们俩呢……”本田菊受不住前台王耀一脸微笑的灼热视线,一脸尴尬地偷偷为这对白痴兄弟报信。希望他们能尽快感受到先生的视线,否则结果肯定不堪设想……
“啥?”兄弟两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王耀先生一脸微笑地走了过来,俩人顿时一脸惊恐,想把泡菜坛子赶快藏起来。
“你们俩?”王耀笑的一脸灿烂,“这是在干嘛阿鲁?”
“老师你听我解释思密达……”任勇洙明显开始慌乱了,眼珠在眼睛里不停地打转,想尽快弄出个主意来逃脱老师的惩罚,东望望,西看看,当视线扫到北/朝那一块时......
/叮!有了!/
“先,先生,刚刚他说你的口头禅有语法问题!还歧视我的口头禅思密达!”话音刚落下,任勇洙就感觉好像背后正在被一道视线无数次的剐杀,切碎,这恐怖狂暴的凉意,让他脸上不禁留下了冷汗。

兄弟,抱歉了,谁叫好基友都是拿来卖的呢……不过真的好恐怖啊思密达QwQ大哥救我!

可惜,你以为这样就能蒙蔽我们英明的王耀大佬?
王耀二话不说,两个暴栗下去,这两兄弟头上都变出了一个大包。
闹剧的结局就是俩兄弟都一脸委屈地捂着头上的大包,可怜兮兮地看着王耀。
“呵,小子,先生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饭还多阿鲁。”王耀帅气地把刚敲栗子的手指拿到嘴前吹了一口气,不管俩兄弟绝望的眼神,另一只手一个闪现(误)就把泡菜坛子抓了出来,再顺手一丢,稳稳地丢到窗外的草地上。


然后.......就碎了。


“啪!”
那是任勇洙心碎的声音。



“上课禁止吃东西,都说了多少遍了。”王耀一脸微笑地回到前台,手里顺手拿了个青瓷的茶杯,像是要喝茶压下刚才怒火,动作开始变得温柔安定下来。
呼....
学子们不禁同时呼出一口气。
先生安静喝茶的时候是最温柔的了,这会应该是没事了,应该不会被先生迁怒,太好了……
“啪!”又是一声巨响。
茶杯碎了。

学子们:“........”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谁还有异议?”王耀一脸微笑地扫过整个课堂,手心里的茶杯碎片正混着茶水随着王耀的动作一个接一个噼里啪啦地掉到地上,清脆的声音让学子们不禁都抖了抖。
好,好恐怖!
“没有的话我就开始点名了,”王耀无视掉下面学生们统一整齐的惊恐表情包,不紧不慢地拿出了点名册,开始了点名,“...本田菊...”
“到!”
“王嘉龙...”
“到!”
“任勇洙...”
“到思密达!”
“...”
于是,王耀先生课堂的日常就这么开始了……
(糖喂完了该吃玻璃了/误/)
【严重ooc(误)慎入】(其实这才是正文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扯出上面这些日常的XD)

其实王耀先生最近有些烦恼,原因就在于外地那些''野蛮人们”,他们好像已经开始变的强大起来,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却强大地让他不得轻视他们。
“叩叩!”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王耀放下手中的书本,抬眼看去。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请进。”王耀的声音里染上了少许无奈。



-----------(谈话结束)-----------
“什么?!不可能!我告诉你们,别痴心妄想了!”王耀被气得满脸通红,质量上等的红木桌已经被他锤出了裂缝。
这个强大的男人,第一次那么失礼。
平常无论其他人怎么谩骂他,他都可以无所谓的一脸微笑,但是今天...
王耀眼里闪过一丝凉意。
这涉及到了他的家人,他的弟弟妹妹们。
“你们不可能得逞,我可是王耀。”王耀先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整了整衣服,冷眼看着面前这几个年轻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可不可能,试试不就行了?”这位传说中的神秘东方男子,他们可是窥窃很久了呢。
“呵。”王耀表示不屑甚至不信他们有这样的能力,拿起准备上课的书,拍拍身上的灰尘就走向竹屋,仿佛,跟那群人在一起会脏了自己的衣服一样。
“哈哈哈哈哈,真有趣~”那几个年轻人大笑着,其中一个拿出了一张信纸,看着上面的内容,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
“很快你就高傲不起来了呢,王耀先生~”
信纸的落款人,正是一直被他们打压的学子:
本田菊。

“继续今天的点名,”王耀习惯地拿起点名册,边点名边想着那些外地人的话,明显心不在焉的。
“本田菊..”
“到。”
“王嘉龙..”
“到!”
“任勇洙..”
“...”
“任勇洙..”
“...”
“任勇洙?任勇洙呢?”
“...”
王耀这才回过神,看着点名表上任勇洙名字旁边的空着的格子,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打了个叉表示“未到”。
任勇洙这活泼的小子怎么会未到?不会是迟到了吧?
可是...
“北/朝?”
“............到。”
噫?这就奇怪了,平常这俩兄弟是一起来,一起迟到的啊?其中一个来了另外一个也应该....

王耀这才注意到北/朝的回答有些不对劲。
“小朝.....你?”王耀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朝/鲜旁边,结果发现,小朝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满是悲伤地看着他。
“先生...勇洙他......离开我了……”这句话刚说完,王耀就知道,他的预感灵验了。像是被打开了某种开工似的,北/朝开始不停地抽泣,王耀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抽噎的孩子,双手伸出,却僵在空中,不知怎么安慰,但是他也很清楚,恐怕这次任勇洙的离开并不是什么他们俩兄弟之间日常的小打小闹,可能会是一个不好的开头.....“大,大哥,勇洙,勇洙他.....呜哇哇哇-----------!”竹屋里响彻着这个可怜孩子稚嫩的哭声,这哭声十分响亮,像是怕别人忘记他的存在一样......王耀没有说话,僵在空中的手轻柔把小朝环住,脑海里却不停的回放着那群年轻人说的话。竹屋里回荡着这凄惨的哭声,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绝望和痛苦。一个人突然不来,这意味着什么?

全部学子都沉默了。


坐在北/朝前面的本田菊眼里闪过不忍,但很快就被恐惧和不甘染满,看向王耀的眼神也越发坚定。

如果不变强,下一个变成那样的,就会是我了……



----------------(分割线)-----------------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王耀先生的点名本上任勇洙旁边的格子依旧是被填上叉,整个学堂里气氛也开始变得压抑,小北/朝也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所有人都这次的事情的发生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种气氛直到那一天就开始被打破了......



那天,还是照常的点名,只不过,格子里被打叉的,又多了一个。

“...本田菊?”
“.......”又是一片寂静。


王耀再一次知道无人回应的时候终于淡定不下去了,桌子被他狠狠地一拍,质量中等的桌子马上被拍烂了。竹屋里的学子看着前台桌子的碎末,都沉默下来。

又一个。

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搞得鬼!
王耀眼里满是怒意,强烈的仇恨仿佛要溢出。巧的是,小北/朝那里也有着同样的怒意,恐怕小朝最近可能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小朝眼里的,还有一丝痛楚和孤寂。

“今天....先暂时休课阿鲁。”王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来。
他在离开竹屋的时候不禁想起那天那几个外地人的话。那些令他发怒的话……




“你好,尊敬的王耀先生,我们是来自西方的人,不知可否进来与你一谈?”


“恕我直言,我们想要掠夺你的全部,无论是你的财富,知识,还是力量,我们都很想得到,毕竟人都是有野心的。”


“别急着生气,我想我们可以合作?一起先把你周围的邻居.......”


“竟然不听完就拒绝吗?哈哈哈哈我们早就想到了....那么你就只能接受我们的制裁了~hhhh”“拜托什么制裁你能再中二一点?”“切,我可是hero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接受?真的?那么我们可能得麻烦一下你的家人了.......我们会开始让他们一个一个,都抛弃你的....哈哈哈哈!”


后面的话王耀已经不想回忆了,他只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坐等下去。
可是。
尊敬的王耀先生。
你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王耀已经开始被那些外地人处处针对压制了,他现在,根本就是自身难保!

原本他以为自己是最强的,没想到,却在几个年轻人的欺压下,毫无办法。
这让他心烦。

很快,消息传来,他的家已经被一个粗眉毛的年轻人打破了开口。
已经毫无反驳之力的他无奈之下只好签订协议,把他最喜欢弟弟妹妹中的一个推了出去。

那个孩子,是王嘉龙。

王耀先生相信他永远忘不掉嘉龙绝望的呼喊声和小朝那失望的眼神。
不,对于小朝来说,那次嘉龙的离开,应该让他绝望了吧。
他一直以为自己心中最厉害的大哥能战胜那些外地人,把勇洙带回来。可,当他看到本田菊的离开和嘉龙被迫地离去他便把那颗心沉寂了下去……
点名本上格子里被打叉的又多了一个。
这次王耀先生没有说什么,只是那眼底的疲倦,和那时不时就出现的咳嗽声让剩余的学子们不禁有些失落和沮丧。
他们的先生,恐怕已经不是那么强大了。


王耀现在每天早上点名的时候像握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小心翼翼地念着点名本上熟悉的名字。
有时,他也会自己一个人到没人的地方拿出点名本喃喃着...
“..本田菊...不在..任勇洙..不在..王嘉龙..不在..北/朝..还在..王濠镜..还在....”
他也直接不说标准的点名用语了,嘴里吐出来的,不是“已到”和“缺席”,而是带着情感的“还在”和“不在”。


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了。王耀开始真正的慌了起来。他原本以为不过是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却没想到他们开始把自己压制的苦不堪言,更让他难受和心灰意冷的,是他们里面的新成员。

本田菊。

如此一波反抗,仍是不能阻挡那群西方人进攻的步伐。到了最后的最后,小朝因为任勇洙的离开跟阿尔拼命去了,濠镜,湾湾,他的弟弟妹妹们都被迫离他而去了。

结果,还真是跟那个外地人说的一样。
他的家人,都“抛弃”他了……


....先生?.........
........
你说你什么都做不了,还试图拯救什么人。
........
真是愚昧呢。
........说的没错.......
豪华的宫殿,丰富的文化知识.....那些有什么用?其实自己的心,早就腐败了吧?




在破败的宫殿里,一个一身寒气的高大男子正慢慢走向落魄地倒在地上的“东方传说”。
“内,合作吧?让我来帮你,当你最好的战友,帮你夺回自己的家人,你就把我.....当大哥吧!”深沉的语调像是一颗漫漫大海边上的一颗稻草种子般,男子深邃的紫色眼眸闪过一丝笑意。他向落魄的王耀伸出了手,仿佛让王耀看到了唯一的希望。
哪怕面前这个人是以某种利益来帮他,他也不在意了。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让他们回来。放弃安逸,丢下懦弱,奔入战场又算得了什么。
王耀眼里闪过一丝决绝,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走出大门,略过苏/联伸出的手。
“呵.....”苏/联看了看自己的手,低低地笑着,“这下,就有趣得多了,看来,得先等他重生了~”




(竹屋里)
“今天我们依旧开始点名。”王耀先生习惯性地拿出了点名本,一脸微笑地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堂。
“..本田菊..不在。”王耀在对应的格子打了个叉
“..任勇洙..不在。”又是一个叉。
“..王嘉龙..不在。”继续打叉...
“..王濠镜..不在。”手像习惯了一样熟练地打了个叉。
“.....”到了最后,王耀看了看空空的教堂和满是叉的点名本,嘴角微微的扬起,眼泪正好划过嘴角那可笑的弧度。他看了看最后一个空了的格子,闭了闭眼,像是解脱般,轻声念到:
“王耀,不在。”



清/朝彻底结束,不久后,新/中/国成立。


一个新的点名本安静地躺在地上,在那上面没有名字。


end

终于结束了XD!原本是写短篇为什么会那么长啊orz!!!!(另外说明:朝/鲜官方有设定,叫小朝。)一直想写的梗啊233那个文中耀君说自己心是腐败的其实是指清朝的封建制度和管理者腐败哦。另外有些设定有借鉴的w有一点点露中,不喜欢露中的就当历史来看就好,(还有我历史真的差觉得有逻辑矛盾就当我ooc就好...../闭嘴!/)记住标题,伪历史,伪all耀(这个是真的伪)










评论(4)

热度(2)